素問/刺熱篇第三十二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素問》 >> 刺熱篇第三十二
素問

素問目錄

刺熱篇第三十二原文

肝熱病者,小便先黃,腹痛多臥,身熱。熱爭則狂言及驚,脅滿痛,手足躁,不得安臥。庚辛甚,甲乙大汗。氣逆則庚辛死。刺足厥陰少陽,其逆則頭痛員員,脈引沖頭也。

心熱病者,先不樂,數日乃熱,熱爭則卒心痛,煩悶善嘔,頭痛面赤,無汗。壬癸甚,丙丁大汗。氣逆則壬癸死,刺手少陰太陽。

脾熱病者,先頭重、頰痛、煩心、顏青、欲嘔、身熱。熱爭則腰痛,不可用俯仰,腹滿泄,兩頷痛。甲乙甚,戊己大汗;氣逆則甲乙死,刺足太陰陽明。

肺熱病者,先淅然厥起毫毛,惡風寒,舌上黃身熱。熱爭則喘咳,痛走胸膺背,不得大息,頭痛不堪,汗出而寒。丙丁甚,庚辛大汗。氣逆則丙丁死。刺手太陰陽明,出血大豆,立已。

腎熱病者,先腰痛,苦渴數飲身熱。熱爭則項痛而強,胻寒且酸,足下熱,不欲言。其逆則項痛,員員淡淡然。戊己甚,壬癸大汗。氣逆則戊己死。刺足少陰太陽,諸汗者,至其所勝日汗出也。

肝熱病者,左頰先赤;心熱病者,顏先赤;脾熱病者,鼻先赤;肺熱病者,右頰先赤;腎熱病,頤先赤。

病雖未發,見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

熱病從部所起者,至期而已,其刺之反者,三周而已。重逆則死。諸當汗者,至其所勝日,汗大出也。

諸治熱病,以飲之寒水乃刺之,必寒應之,居止寒處,身寒而止也。

熱病先胸脅痛,手足躁,刺足少陽,補足太陰。病甚者為五十九刺。

熱病始手臂病者,刺手陽明太陰而汗出止。

熱病始于頭首者,刺項太陽而汗出止。

熱病先身重骨痛、耳聾、好瞑、刺足少陰,病甚為五十九刺。

熱病先眩冒而熱,胸脅滿,刺足少陰少陽。

太陽之脈色榮顴骨,熱病也。榮未交,曰今且得汗,待時而已。與厥陰脈爭見者,死期不過三日。

其熱病內連腎,少陽之脈色也。少陽之脈色榮頰前,熱病也。榮未交,曰今且得汗,待時而已。與少陰脈爭見者,死期不過三日。

熱病氣穴,三椎下間主胸中熱,四椎下間主膈中熱,五椎下間主肝熱,六椎下間主脾熱,七椎下間主腎熱。榮在也,項上三椎陷者中也。

頰下逆顴為大;下牙車為腹滿;顴后為脅痛;頰上者膈上也。

刺熱篇第三十二參考白話譯文

肝熱病者,小便先黃,腹痛多臥,身熱。熱爭則狂言及驚,脅滿痛,手足躁,不得安臥。庚辛甚,甲乙大汗。氣逆則庚辛死。刺足厥陰少陽,其逆則頭痛員員,脈引沖頭也。

肝臟發生熱病,先出現小便黃,腹痛,多臥,身發熱。當熱邪入臟,與正氣相爭時,則狂言驚駭,脅部滿痛,手足躁擾不得安臥;逢到庚辛日,則因木受金克而病重,若逢甲乙日木旺時,便大汗出而熱退,若將在庚辛日死亡。治療時,應刺足厥陰肝和足少陽膽經。若肝氣上逆,則見頭痛眩暈,這是因熱邪循肝脈上沖于頭所致。

心熱病者,先不樂,數日乃熱,熱爭則卒心痛,煩悶善嘔,頭痛面赤,無汗。壬癸甚,丙丁大汗。氣逆則壬癸死,刺手少陰太陽。

心臟發熱病,先覺得心中不愉快,數天以后始發熱,當熱邪入臟與正氣相爭時,則突然心痛,煩悶,時嘔,頭痛,面赤,無汗;逢到壬癸日,則因火受水克而病重,若逢丙丁日火旺時,便大汗出而熱退,若邪氣勝臟,病更嚴重將在壬癸日死亡。治療時,應刺手少陰心和手太陽小腸經。

脾熱病者,先頭重、頰痛、煩心、顏青、欲嘔、身熱。熱爭則腰痛,不可用俯仰,腹滿泄,兩頷痛。甲乙甚,戊己大汗;氣逆則甲乙死,刺足太陰陽明。

脾臟發生熱病,先感覺頭重,面頰痛,心煩,額部發青,欲嘔,身熱。當熱邪入臟,與正氣相爭時,則腰痛不可以俯仰,腹部脹滿泄瀉,兩頜部疼痛,逢到甲乙日木旺時,則因土受木克而病重,若逢戊已日土旺時,便大汗出而熱退,若邪氣勝臟,病更嚴重,就會在甲乙日死亡。治療時,刺足太陰脾和足陽明胃經。

肺熱病者,先淅然厥起毫毛,惡風寒,舌上黃身熱。熱爭則喘咳,痛走胸膺背,不得大息,頭痛不堪,汗出而寒。丙丁甚,庚辛大汗。氣逆則丙丁死。刺手太陰陽明,出血大豆,立已。

肺臟發生熱病,先感到體表淅淅然寒冷,毫毛豎立,畏惡風寒,舌上發黃,全身發熱。當熱邪入臟,與正氣相爭時,則氣喘咳嗽,疼痛走竄于胸膺背部,不能太息,頭痛的很厲害,汗出而惡寒,逢丙丁日火旺時,則因金受火克而病重,若逢庚辛日金旺時,便大汗出而熱退,若邪氣勝臟,病更嚴重,就會在丙丁日死亡。治療時,刺手太陰肺和手陽明大腸經,刺出其血如大豆樣大,則熱邪去而經脈和,病可立愈。

腎熱病者,先腰痛,苦渴數飲身熱。熱爭則項痛而強,胻寒且酸,足下熱,不欲言。其逆則項痛,員員淡淡然。戊己甚,壬癸大汗。氣逆則戊己死。刺足少陰太陽,諸汗者,至其所勝日汗出也。

腎臟發生熱病,先覺腰痛和小腿發痠,口渴的很厲害,頻頻飲水,全身發熱。當邪熱入臟,與正氣相爭時,則項痛而強直,小腿寒冷痠痛,足心發熱,不欲言語。如果腎氣上逆,則項痛頭眩暈而搖動不定,逢利戊已日土旺時,則因水受土克而病重,若逢壬癸日水旺時,便大汗出而熱退,若邪氣勝臟,病更嚴重,就會在戊已日死亡。治療時,刺足少陰腎和足太陽膀胱經。以上所說的諸臟之大汗出,都是到了各臟器旺之日,正勝邪卻,即大汗出而熱退病愈。

肝熱病者,左頰先赤;心熱病者,顏先赤;脾熱病者,鼻先赤;肺熱病者,右頰先赤;腎熱病,頤先赤。

肝臟發生熱病,左頰部先見赤色;心臟發生熱病,額部先見赤色;脾臟發生熱病,鼻部先見赤色;肺臟發生熱病,右頰部先見赤色,腎臟發生熱病,頤部先見赤色。

病雖未發,見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

病雖然還沒有發作,但面部已有赤色出現,就應予以刺治,這叫做“治未病”。

熱病從部所起者,至期而已,其刺之反者,三周而已。重逆則死。諸當汗者,至其所勝日,汗大出也。

熱病只在五臟色部所在出現赤色,并未見到其他癥狀的,為病尚輕淺,若予以及時治療,則至其當旺之,病即可愈;若治療不當,應瀉反補,應補反瀉,就會延長病程,虛通過三次當旺之日,始能病愈;若一再誤治,勢必使病情惡化而造成死亡。諸臟熱病應當汗出的,都是至其當旺之日,大汗出而病愈。

諸治熱病,以飲之寒水乃刺之,必寒應之,居止寒處,身寒而止也。

凡治療熱病,應在喝些清涼的飲料,以解里熱之后,再進行針刺,并且要病人衣服穿的單薄些,居住于涼爽的地方,以解除表熱,如此使表里熱退身涼而病愈。

熱病先胸脅痛,手足躁,刺足少陽,補足太陰。病甚者為五十九刺。

熱病先出現胸脅痛,手足躁擾不安的,是邪在足少陽經,應刺足少陽經以瀉陽分之邪,補足太陰經以培補脾土,病重的就用“五十九刺”的方法。

熱病始手臂病者,刺手陽明太陰而汗出止。

熱病先手臂痛的,是病在上而發于陽,刺手陽明、太陰二經之穴,汗出則熱止。

熱病始于頭首者,刺項太陽而汗出止。

熱病開始發于頭部的,是太陽為病,刺足太陽頸項部的穴位,汗出則熱止。

熱病先身重骨痛、耳聾、好瞑、刺足少陰,病甚為五十九刺。

熱病先出現身體重,骨節痛,耳聾,昏倦嗜睡的,是發于少陰的熱病,刺足少陰經之穴,病重的用“五十九刺”的方法。

熱病先眩冒而熱,胸脅滿,刺足少陰少陽。

熱病先出現頭眩暈昏冒而后發熱,胸脅滿的,是病發于少陽,并將傳入少陰,使陰陽樞機失常,刺足少陰和足少陽二經,使邪從樞轉而外出。

太陽之脈色榮顴骨,熱病也。榮未交,曰今且得汗,待時而已。與厥陰脈爭見者,死期不過三日。其熱病內連腎,少陽之脈色也。

太陽經脈之病,赤色出現于顴骨部的,這是熱病,若色澤尚未暗晦,病尚輕淺,至其當旺之時,可以得汗出而病愈。若同時又見少陰經的脈證,此為木盛水衰的死證,死期不過三日,這是因為熱病已連于腎。

少陽之脈色榮頰前,熱病也。榮未交,曰今且得汗,待時而已。與少陰脈爭見者,死期不過三日。

少陽經脈之病,赤色出現于面頰的前方,這是少陽經脈熱病,若色澤尚未暗晦,是病邪尚淺,至其當旺之時,可以得汗出而病愈。若同時又見少陰經的脈證,此為木盛水衰的死證,死期不過三日,這是因為熱病已連于腎。少陽經脈之病,赤色出現于面頰的前方,這是少陽經脈熱病,若色澤尚未暗晦,是病邪尚淺,至其當旺之時,可以得汗出而病愈。若同時又見少陰脈色現于頰部,是母勝其子的死證,其死期不過三日。

熱病氣穴,三椎下間主胸中熱,四椎下間主膈中熱,五椎下間主肝熱,六椎下間主脾熱,七椎下間主腎熱。榮在也,項上三椎陷者中也。頰下逆顴為大;下牙車為腹滿;顴后為脅痛;頰上者膈上也。

治療熱病的氣穴:第三脊椎下方主治胸中的熱病,第四脊椎下方主治膈中的熱病,第五脊椎下方主治肝熱病,第六脊椎下方主治脾熱病,第七脊椎下方主治腎熱病。治療熱病,即取穴于上,以瀉陽邪,當再取穴于下ku,以補陰氣,在下取穴在尾骸骨處。項部第三椎以下凹陷處的中央部位是大椎穴,由此向下便是脊椎的開始。診察面部之色,可以推知腹部疾病,如頰部赤色由下向上到顴骨部,為有“大瘕泄”??;見赤色自頰下行至頰車部,為腹部脹滿;赤色見于顴骨后側,為脅痛;赤色見于頰上,為病在膈上。

32 熱論篇第三十一 | 評熱病論篇第三十三 32
關于“素問/刺熱篇第三十二”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更多醫學百科條目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推薦工具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