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水熱穴論篇第六十一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素問》 >> 水熱穴論篇第六十一
素問

素問目錄

水熱穴論篇第六十一原文

黃帝問曰:少陰何以主腎,腎何以主水?

岐伯對曰:腎者,至陰也;至陰者,盛水也。肺者,太陰也;少陰者,冬脈也。故其本在腎,其末在肺,皆積水也。

帝曰:腎何以能聚水而生???

岐伯曰:腎者,胃之關也。關門不利,故聚水而從其類也。上下溢于皮膚,故為胕腫。胕腫者,聚水而生病也。

帝曰:諸水皆生于腎乎?

岐伯曰:腎者牝藏也,地氣上者,屬于腎,而生水液也。故曰:至陰勇而勞甚,則腎汗出,腎汗出逢于風,內不得入于臟腑,外不得越于皮膚,客于玄府,行于皮里,傳為胕腫,本之于腎,名曰風水。所謂玄府者,汗空也。

帝曰:水俞五十七處者,是何主也?

岐伯曰:腎俞五十七穴,積陰之所聚也,水所從出入也。尻上五行行五者,此腎俞。故水病下為胕腫、大腹,上為喘呼、不得臥者,標本俱病,故肺為喘呼,腎為水腫,肺為逆不得臥,分為相輸俱受者,水氣之所留也。

伏菟上各二行,行五者,此腎之街也。三陰之所交結于腳也。踝上各一行,行六者,此腎脈之下行也,名曰太沖。凡五十七穴者,皆臟之陰絡,水之所客也。

帝曰:春取絡脈分肉何也?

岐伯曰:春者木始治,肝氣始生,肝氣急,其風疾。經脈常深,其氣少,不能深入,故取絡脈分肉間。

帝曰:夏取盛經分腠何也?

岐伯曰:夏者火始治,心氣始長,脈瘦氣弱,陽氣留溢,熱熏分腠,內至于經。故取盛經分腠,絕膚而病去者,邪居淺也。所謂盛經者,陽脈也。

帝曰:秋取經俞何也?

岐伯曰:秋者金始治,肺將收殺,金將勝火,陽氣在合,陰氣初勝,濕氣及體陰氣未盛,未能深入,故取俞以瀉陰邪,取合以虛陽邪,陽氣始衰,故取于合。

帝曰:冬取井滎何也?

岐伯曰:冬者水始治,腎方閉,陽氣衰少,陰氣堅盛,巨陽伏沉,陽脈乃去,故取井以下陰逆,取滎以實陽氣。故曰:冬取井滎,春不鼽衄。

帝曰:夫子言治熱病五十九俞,余論其意,未能領別其處,愿聞其處,因聞其意。

岐伯曰:頭上五行行五者,以越諸陽之熱逆也,大杼、膺俞、缺盆、背俞,此八者,以瀉胸中之熱也。氣街、三里、巨虛下廉,此八者,以瀉胃中之熱也。云門、襖骨、委中、髓空,此八者,以瀉四肢之熱也。五臟俞傍五,此十者,以瀉五臟之熱也。凡此五十九穴者,皆熱之左右也。

帝曰:人傷于寒,而傳為熱,何也?

岐伯曰:夫寒盛則生熱也。

水熱穴論篇第六十一參考白話譯文

【原文】

黃帝問曰:少陰何以主腎?腎何以主水?

岐伯對曰:腎者,至陰也;至陰者,盛水也。肺者,太陰也,少陰者,冬脈也。故其本在腎,其末在肺,皆積水也。帝曰:腎何以能聚水而生???岐伯曰:腎者,胃之關也,關門不利,故聚水而從其類也。上下溢于皮膚,故為浮腫。浮腫者,聚水而生病也。帝曰:諸水皆生于腎乎?岐伯曰:腎者,牝藏也。地氣上者,屬于腎,而生水液也,故曰至陰。勇而勞甚,則腎汗出;腎汗出逢于風,內不得入于臟腑,外不得越于皮膚,客于玄府,行于皮里,傳為浮腫。本之于腎,名曰風水。所謂玄府者,汗空也。

【譯文】

黃帝問道:少陰為什么主腎?腎又為什么主水?

岐伯回答說:腎屬于至陰之臟,至陰屬水,所以腎是主水的臟器。肺屬于太陰。腎脈屬于少陰,是旺于冬令的經脈。所以水之根本在腎,水之標末在肺,肺腎兩臟都能積聚水液而為病。黃帝又問道:腎為什么能積聚水液而生???岐伯說:腎是胃的關門,關門不通暢,水液就要停相聚而生病了。其水液在人體上下泛溢于皮膚,所以形成浮腫。浮腫的成因,就是水液積聚而生的病。黃帝又問道:各種水病都是由于腎而生成的嗎?岐伯說:腎臟在下屬陰。凡是由下而上蒸騰的地方都屬于腎,因氣化而生成的水液,所以叫做“至陰”。呈勇力而勞動(或房勞)太過,則汗出于腎;出汗時遇到風邪,風邪從開泄腠理侵入,汗孔驟閉,汗出不盡,向內不能入于臟腑,向外也不得排泄于皮膚,于是逗留在玄府之中,皮膚之內,最后形成浮腫病。此病之本在于腎,病名叫“風水”。所謂玄府,就是汗孔。

【原文】

帝曰:水俞五十七處者,是何主也?

岐伯曰:腎俞五十七穴,積陰之所聚也,水所從出入也。尻上五行、行五者,此腎俞。故水病下為浮腫大腹,上為喘呼、不得臥者,標本俱病。故肺為喘呼,腎為水腫,肺為逆不得臥,分為相輸俱受者,水氣之所留也。伏菟上各二行、行五者,此腎之街也。三陰這所交結于腳也。踝上各一行、行六者,此腎脈之下行也,名曰太沖。凡五十七穴者,皆藏之陰絡,水之所客也。

【譯文】

黃帝問道:治療水病的俞穴有五十七個,它們屬哪臟所主?岐伯說:腎俞五十七個穴位,是陰氣所積聚的地方,也是水液從此出入的地方。尻骨之上有五行,每行五個穴位,這些是腎的俞穴。所以水病表現在下部則為浮腫、腹部脹大,表現在上部為呼吸喘急、不能平臥,這是肺與腎標本同病。所以肺病表現為呼吸喘急,腎病表現為水腫,肺病還表現為氣逆,不得平臥;肺病與腎病的表現各不相同,但二者之間相互輸應、相互影響著。之所以肺腎都發生了病變,是由于水氣停留于兩臟的緣故。伏兔上方各有兩行,每行五個穴位,這里是腎氣循行的重要道路和肝脾經交結在腳上。足內踝上方各有一行,每行六個穴位,這是腎的經脈下行于腳的部分,名叫太沖。以上共五十七個穴位,都隱藏在人體下部或較、深部的脈絡之中,也是水液容易停聚的地方。

【原文】

帝曰:春取絡脈分肉,何也?

岐伯曰:春者木始治,肝氣始生;肝氣急,其風疾,經脈常深,其氣少,不能深入,故取絡脈分肉間。

帝曰:夏取盛經分腠,何也?

岐伯曰:夏者火始治,心氣始長,脈瘦氣弱,陽氣留溢,熱熏分腠,內至于經,故取盛經分腠。絕膚而病去者,邪居淺也。所謂盛經者,陽脈也。

【譯文】

黃帝問道:春天針刺,取絡脈分肉之間,是什么道理?

岐伯說:春天木氣開始當令,在人體,肝氣開始發生;肝氣的特性是急躁,如變動的風一樣很迅疾,但是肝的經脈往往藏于深部,而風剛趕發生,尚不太劇烈,不能深入經脈,所以只要淺刺絡脈分肉之間就行了。

黃帝問道:夏天針刺,取盛經分腠之間,是什么道理?

岐伯說:夏天火氣開始當令,心氣開始生長壯大;如果脈形瘦小而搏動氣勢較弱,是陽氣充裕流溢于體表,熱氣熏蒸于分肉腠理,向內影響于經脈,所以針刺應當取盛經分腠。針刺不要過深只要透過皮膚而病就可痊愈,是因為邪氣居于淺表部位的緣故。所謂盛經,是指豐滿充足的陽脈。

【原文】

帝曰:秋取經俞,何也?

岐伯曰:秋者金始治,肺將收殺,金將勝火,陽氣在合,陰氣初勝,濕氣及體,陰氣未盛,未能深入,故取俞以寫陰邪,取合以虛陽邪,陽氣始衰,故取于合。

帝曰:冬取井滎,何也?

岐伯曰:冬者水始治,腎方閉,陽氣衰少,陰氣堅盛,巨陽伏沉,陽脈乃去,故取井以下陰逆,取榮以實陽氣。故曰:冬取井滎,春不鼽衄。此之謂也。

【譯文】

黃帝問道:秋天針刺,要取經穴輸穴,是什么道理?

岐伯說:秋氣開始當令肺氣開始收斂肅殺,金氣漸旺逐步盛過衰退的火氣,陽氣在經脈的合穴,陰氣初生,遇濕邪侵犯人體,但由于陰氣未至太盛,不能助濕邪深入,所以針刺取經的“輸”穴以瀉陰濕之邪,取陽經的“合”穴以瀉陽熱之邪。由于陽氣開始衰退而陰氣位至太盛,所以不取“經”穴而取“合”穴。

黃帝說:冬天針刺,要取“井”穴和“滎”穴,是什么道理?

岐伯說:冬天水氣開始當令,腎氣開始閉藏,陽氣已經衰少,陰氣更加堅盛,太陽之氣浮沉于下,陽脈也相隨沉伏,所以針刺要取陽經的“井”穴以抑降其陰逆之氣,取陰經的“輸”穴以充實不足之陽氣。因此說:“冬取井滎,春不”,就是這個道理。

【原文】

帝曰:夫子言治熱病五十九俞,余論其意,未能領別其處,愿聞其處,因聞其處,因聞其意。

岐伯曰:頭上五行行五者,以越諸陽之熱逆也;大杼、膺俞、缺盆、背俞,此八者,以瀉胸中之熱也;氣街、三里、巨虛下廉,此八者,以瀉胃中之熱也;云門、襖骨、委中、髓空,此八者,以寫四支之熱也;五臟俞傍五,此十者,以瀉五臟之熱也。凡此五十九穴者,皆熱之左右也。

帝曰:人傷于寒而傳為熱,何也?

岐伯曰:夫寒盛則生熱也。

【譯文】

黃帝道:先生說過治療熱病的五十九個俞穴,我已經知道其大概,但還不知道這些俞穴的部位,請告訴我它們的部位,并說明這些俞穴在治療上的作用。

岐伯說:頭上有五行,每行五個穴位,能泄越諸陽經上逆的熱邪。大杼、膺俞、缺盆、背俞這八個穴位,可以瀉除胸中的熱邪。氣街、三里、上巨虛下巨虛這八個穴位,可以瀉出胃中的熱邪。云門、襖骨、委中、髓空,這八個穴位,可以瀉出四肢的熱邪。以上共五十九個穴位,都在治療熱病的俞穴。

黃帝說:人感受了寒邪反而會傳變為熱病,這是什么原因?

岐伯說:寒氣盛極,就會郁而發熱。

32 骨空論篇第六十 | 調經論篇第六十二 32
關于“素問/水熱穴論篇第六十一”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更多醫學百科條目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推薦工具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