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痿論篇第四十四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素問》 >> 痿論篇第四十四
素問

素問目錄

痿論篇第四十四原文

黃帝問曰:五臟使人痿何也?

岐伯對曰: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脈,肝主身之筋膜,脾主身之肌肉,腎主身之骨髓。

肺熱葉焦,則皮毛虛弱,急薄,著則生痿躄也。

心氣熱,則下脈厥而上,上則下脈虛,虛則生脈痿,樞析挈,脛縱而不任地也。

肝氣熱,則膽泄口苦,筋膜干,筋膜干則筋急而攣,發為筋痿。

脾氣熱,則胃干而渴,肌肉不仁,發為肉痿。

腎氣熱,則腰脊不舉,骨枯而髓減,發為骨痿。

帝曰:何以得之?

岐伯曰:肺者臟之長也,為心之蓋也,有所失亡,所求不得,則發肺嗚,嗚則肺熱葉焦,故曰:五臟因肺熱葉焦,發為痿躄,此之謂也。

悲哀太甚,則胞絡絕,胞絡絕,則陽氣內動,發則心下崩數溲血也。故本病曰:大經空虛,發為肌痹,傳為脈痿。

思想無窮,所愿不得,意淫于外,入房太甚,宗筋弛縱,發為筋痿,及為白淫。故下經曰:筋痿者生于肝使內也。

有漸于濕,以水為事,若有所留,居處相濕,肌肉濡漬,痹而不仁,發為肉痿。故下經曰:肉痿者,得之濕地也。

有所遠行勞倦,逢大熱而渴,渴則陽氣內伐,內伐則熱合于腎,腎者水臟也;今水不勝火,則骨枯而髓虛。故足不任身,發為骨痿。故下經曰:骨痿者,生于大熱也。

帝曰:何以別之?

岐伯曰:肺熱者色白而毛??;心熱者色赤而絡脈溢;肝熱者色蒼而爪枯;脾熱者色黃而肉蠕動;腎熱者色黑而齒槁。

帝曰:如夫子言可矣。論言治痿者,獨取陽明何也?

岐伯曰:陽明者五臟六腑之海,主潤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沖脈者,經脈之海也,主滲灌溪谷,與陽明合于宗筋,陰陽?宗筋之會,合于氣街,而陽明為之長,皆屬于帶脈,而絡于督脈。故陽明虛,則宗筋縱,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也。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各補其滎而通其俞,調其虛實,和其逆順,筋脈骨肉,各以其時受月,則病已矣。

帝曰:善。

痿論篇第四十四注釋

肺熱葉焦:形容肺葉受熱灼傷,津液損傷的一種病理狀態。

痿躄:指四肢萎廢,不能行走,包括下文的各種痿病。

③樞折挈:樞,指關節;折,指斷;挈,提舉的意思;樞折挈,形容關節遲緩,不能做提舉活動,像是樞軸折斷不能活動的樣子。

白淫:指男子滑精,女子帶下的一類疾病。

⑤絡脈溢:指表淺部位的脈絡出血。

⑥肉蠕動肌肉萎軟無力的意思。

宗筋:指全身眾多筋會聚地。泛指全身的筋膜。

⑧各以其時受月:都各在其當旺的月份進行治療。按張志聰說法,正月、二月,人氣在肝;三月、四月,人氣在脾;五月、六月,人氣在頭;七月、八月,人氣在肺;九月、十月,人氣在心;十一月、十二月,人氣在腎。

痿論篇第四十四參考白話譯文

黃帝問道:五臟都能使人發生痿病,是什么道理呢?岐伯回答說:肺主全身皮毛,心主全身血脈,肝主全身筋膜,脾主全身肌肉,腎主全身骨髓。所以肺臟有熱,灼傷津液,則枯焦,皮毛也呈虛弱、干枯不潤的狀態,熱邪不去,則變生痿躄;心臟有熱,可使氣血上逆,氣血上逆就會引起在下的血脈空虛,血脈空虛就會變生脈痿,使關節如折而不能提舉,足脛弛緩而不能著地行路;肝臟有熱,可使膽汁外溢而口苦,筋膜失養而干枯,以至筋脈攣縮拘急,變生筋痿;脾有邪熱,則灼耗胃津口渴,肌肉失養而麻木不仁,變生不知痛癢的肉痿;腎有邪熱,熱灼精枯,致使髓減骨枯,腰脊不能舉動,變生骨痿。

黃帝問道:痿癥是怎樣引起的?岐伯說:肺是諸臟之長,又是心臟的華蓋。遇有失意的事情,或個人要求得不到滿足,則使肺氣郁而不暢,于是出現喘息有聲,進而則氣郁化熱,使肺葉枯焦,精氣因此而不能敷布于周身,五臟都是因肺熱葉焦得不到營養而發生痿躄的,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如果悲哀過度,就會因氣機郁結而使心包絡隔絕不通,心包絡隔絕不通則導致陽氣在內妄動,逼迫心血下崩,于是屢次小便出血。所以《本病》中說:“大經脈空虛,發生肌痹,進一步傳變為脈痿?!比绻麩o窮盡地胡思亂想而欲望又不能達到,或意念受外界影響而惑亂,房事不加節制,這些都可致使宗筋弛緩,形成筋痿或白濁、白帶之類疾患。所以《下經》中說:筋痿之病發生于肝,是由于房事太過內傷精氣所致。有的人日漸感受濕邪,如從事于水濕環境中的工作,水濕滯留體內,或居處潮濕,肌肉受濕邪浸漬,導致了濕邪痹阻而肌肉麻木不仁,最終則發展為肉痿。所以《下經》中說:“肉痿是久居濕地引起的?!比绻L途跋涉,勞累太甚,又逢炎熱天氣而口渴,于是陽氣化熱內擾,內擾的邪熱侵入腎臟,腎為水臟,如水不勝火,灼耗陰精,就會骨枯髓空,致使兩足不能支持身體,形成骨痿。所以《下經》中說:“骨痿是由于大熱所致?!?/p>

黃帝問道:用什么辦法鑒別五種痿癥呢?岐伯說:肺有熱的痿,面色白而毛發衰??;心有熱的痿,面色紅而淺表血絡充盈顯現;肝有熱的痿,面色青而爪甲枯槁;脾有熱的痿,面色黃而肌肉蠕動;腎有熱的痿,面色黑而牙齒枯槁。

黃帝道:先生以上所說是合宜的。醫書中說:治痿應獨取陽明,這是什么道理呢?岐伯說:陽明是五臟六腑營養的源泉,能濡養宗筋,宗筋主管約束骨節,使關節運動靈活。沖脈為十二經氣血會聚之處,輸送氣血以滲透灌溉分肉肌腠,與足陽明經會合于宗筋,陰經陽經都總會于宗筋,再會合于足陽明經的氣銜穴,故陽明經是它們的統領,諸經又都連屬于帶脈,系絡督脈。所以陽明經氣血不足宗筋失養而弛緩,帶脈也不能收引諸脈,就使兩足痿弱不用了。

黃帝問道:怎樣治療呢?岐伯說:調補各經的滎穴,疏通各經的輸穴,以調機體之虛實和氣血之逆順;無論筋脈骨肉的病變,只要在其所合之臟當旺的月份進行治療,病就會痊愈。黃帝道:很對!

32 痹論篇第四十三 | 厥論篇第四十五 32
關于“素問/痿論篇第四十四”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更多醫學百科條目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推薦工具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