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繆刺論篇第六十三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素問》 >> 繆刺論篇第六十三
素問

素問目錄

繆刺論篇第六十三原文

黃帝問曰:余聞繆刺,未得其意,何謂繆刺?

岐伯對曰:夫邪之客于形也,必先舍于皮毛,留而不去,入舍于孫脈,留而不去,入舍于絡脈,留而不去,入舍于經脈,內連五臟,散于腸胃,陰陽俱感,五臟乃傷,此邪之從皮毛而入,極于五臟之次也。如此則治其經焉。今邪客于皮毛,入舍于孫絡,留而不去,閉塞不通,不得入于經,流溢于大絡,而生奇病也。夫邪客大絡者,左注右,右注左,上下左右與經相干,而布于四末,其氣無常處,不入于經俞,命曰繆刺。

帝曰:愿聞繆刺,以左取右,以右取左,奈何?其與巨刺何以別之?

岐伯曰:邪客于經,左盛則右病,右盛則左病,亦有移易者,左痛未已,而右脈先病,如此者,必巨刺之,必中其經,非絡脈也。故絡病者,其痛與經脈繆處,故命曰繆刺。

帝曰:愿聞繆刺奈何?取之何如?

岐伯曰:邪客于足少陰之絡,令人卒心痛、暴脹、胸脅肢滿、無積者,刺然骨之前出血,如食頃而已,不已左取右,右取左。病新發者,取五日已。

邪客于手少陽之絡,令人喉痹,舌倦口干,心煩,臂外廉痛,手不及頭,刺手中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壯者立已,老者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此新病數日已。

邪客于足厥陰之絡,令人卒疝暴痛。刺足大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男子立已,女子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

邪客于足太陽之絡,令人頭項肩痛。刺足小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立已。不已,刺外踝下三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邪客于手陽明之絡,令人氣滿胸中,喘息而肢,胸中熱。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邪客于臂掌之間,不可得屈。刺其踝后,先以指按之痛,乃刺之。以月死生為數,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

邪客于足陽蹻之脈,令人目痛,從內眥始。刺外踝之下半寸所各二痏,左刺右,右刺左,如行十里頃而已。

人有所墮墜,惡血留內,腹中滿脹,不得前后。先飲利藥,此上傷厥陰之脈,下傷少陰之絡。刺足內踝之下,然骨之前,血脈出血,刺足跗上動脈。不已,刺三毛上各一痏,見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善悲驚不樂,刺如右方。

邪客于手陽明之絡,令人耳聾,時不聞音。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立聞。不已,刺中指爪甲上與肉交者,立聞。其不時聞者,不可刺也。耳中生風者,亦刺之如此數,左刺右,右刺左。

凡痹往來,行無常處者,在分肉間痛而刺之,以月死生為數,用針者,隨氣盛衰,以為痏數,針過其日數則脫氣,不及日數則氣不瀉,左刺右,右刺左,病已止,不已復刺之如法,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漸多之,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漸少之。

邪客于足陽明之經,令人鼽衄,上齒寒。刺足中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左刺右,右刺左。

邪客于足少陽之絡,令人脅痛,不得息,咳而汗出。刺足小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不得息立已,汗出立止,咳者溫衣飲食,一日已。左刺右,右刺左,病立已,不已,覆刺如法。

邪客于足少陰之絡,令人嗌痛,不可內食,無故善怒,氣上走賁上。刺足下中央之脈,各三痏,凡六刺,立已。左刺右,右刺左,嗌中腫,不能內唾,時不能出唾者,刺然骨之前,出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邪客于足太陰之絡,令人腰痛,引少腹控眇,不可以抑息,刺腰尻之解,兩胂之上,是腰俞,以月死生為痏數,發針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邪客于足太陽之絡,令人拘攣、背急、引脅而痛,刺之從項始,數脊椎俠脊,按疾之應手如痛,刺之傍三痏,立已。

邪客于足少陽之絡,令人留于樞中痛,髀不可舉,刺樞中,以毫針,寒則久留。針以月死生為數,立已。

治諸經刺之,所過者不病,則繆刺之。

耳聾、刺手陽明,不已,刺其通脈,出耳前者。

齒齲,刺手陽明。不已,刺其脈,入齒中,立已。

邪客于五臟之間,其病也,脈引而痛,時來時止,視其病繆刺之于手足爪甲上,視其脈,出其血,間日一刺,一刺不已,五刺已。

繆傳引上齒,齒唇寒痛,視其手背脈血者,去之,足陽明中指爪甲上一痏,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各一痏,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邪客于手足少陰太陰足陽明之絡,此五絡皆會于耳中,上絡左角,五絡俱竭,令人身脈皆動,而形無知也,其狀若尸,或曰尸厥。

刺其足大指內側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后刺足心,后刺足中指爪甲上各一痏,后刺手大指內側,去端如韭葉,后刺手心主,少陰銳骨之端,各一痏,立已。不已,以竹管吹其兩耳,鬄其左角之發,方一寸燔治,飲以美酒一杯,不能飲者,灌之,立已。

凡刺之數,無視其經脈,切而從之,審其虛實而調之。不調者,經刺之;有痛而經不病者,繆刺之。因視其皮部血絡者,盡取之,此繆刺之數也。

繆刺論篇第六十三參考白話譯文

【原文】

黃帝問曰:余聞繆刺,未得其意,何謂繆刺?

岐伯對曰:夫邪之客于形也,必先舍于皮毛;留而不去,入舍于孫脈;留而不去,入舍于絡脈;留而不去,入舍于經脈;內連五臟,散于腸胃,陰陽俱感,五臟乃傷。此邪之從皮毛而入,極于五臟之次也。如此,則治其經焉。今邪客于皮毛,入舍于孫絡,留而不去,閉塞不通,不得入于經,流溢于大絡而生奇病也。夫邪客大絡者,左注右,右注左,上下左右,與經相干,而布于四末,其氣無常處,不入于經俞,命曰繆刺。

【譯文】

黃帝問道:我聽說有一種“繆刺”,但不知道它的意義,究竟什么叫繆刺?

岐伯回答說:大凡病邪侵襲人體,必須首先侵入皮毛;如果逗留不去,就進入孫脈,再逗留不去,就進入絡脈如還是逗留不去,就進入經脈,并向內延及五臟,流散到腸胃;這時表里都受到邪氣侵襲,五臟就要受傷。這是邪氣從皮毛而入,最終影響到五臟的次序。象這樣,就要治療其經穴了。如邪氣從皮毛侵入,進入孫、絡后,就逗留而不去,由于絡脈閉塞不通,邪氣不得入于經脈,于是就流溢于大絡中,從而生成一些異常疾病。邪氣侵入大絡后,在左邊的就流竄到右邊,在右邊的就流竄到左邊,或上或下,或左或右,但只影響到絡脈而不能進入經脈之中,從而隨大絡流布到四肢;邪氣流竄無一定地方,也不能進入經脈俞穴,所以病氣在右而癥見于左,病氣在左而癥見于右,必須右痛茨左,左痛刺右,才能中邪,這種刺法就叫做“繆刺”。

【原文】

帝曰:愿聞繆刺,以左取右,以右取左,奈何?其與巨刺,何以別之?

岐伯曰:邪客于經,左盛則右病,右盛則左病,亦有移易者,左痛未已而右脈先病,如此者,必巨刺之。必中其經,非絡脈也。故絡病者,其痛與經脈繆處,故命曰繆刺。

【譯文】

黃帝道:我想聽聽繆刺左病右取、右病左取的道理是怎樣的?它和巨刺法怎么區別?

岐伯說:邪氣侵襲到經脈,如果左邊經氣較盛則影響到右邊經脈,或右邊經氣較盛則影響到左邊經脈;但也有左右相互轉移的,如左邊疼痛尚未好,而右邊經脈已開始有病,象這樣,就必須用巨刺法了。但是運用巨刺必定要邪氣中于經脈,邪氣留脈決不能運用,因為它不是絡脈的病變。因為絡病的病痛部位與經脈所在部位不同,因此稱為“繆刺”。

【原文】

帝曰:愿聞繆刺奈何?取之何如?

岐伯曰:邪客于足少陰之絡,令人卒心痛,暴脹,胸脅支滿無積者,刺然骨之前出血,如食頃而已;不已,左取右,右取左,病新發者,取五日已。

邪客于手少陽之絡,令人喉痹舌卷,口干心煩,臂外廉痛,手不及頭,刺手中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壯者立已,老者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此新病,數日已。

【譯文】

黃帝道:我想知道繆刺怎樣進行,怎樣用于治療病人?

岐伯說:邪氣侵入足少陰經的絡脈,使人突然發生心痛,腹脹大,胸脅部脹滿但并無積聚,針刺然谷穴出些血,大約過一頓飯的工夫,病情就可以緩解;如尚未好,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新近發生的病,針刺五天就可痊愈。

邪氣侵入手少陽經的絡脈,使人發生咽喉痛痹塞,舌卷,口干,心中煩悶,手臂外側疼痛,抬手不能至頭,針刺手小指側的次指指甲上方,距離指甲如韭菜葉寬那樣遠處的關沖穴,各刺一針。壯年人馬上就見緩解,老年人稍待一會兒也就好了。左病左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如果是新近發生的病,幾天就可痊愈。

【原文】

邪客于足厥陰之絡,令人卒疝暴痛。刺足大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男子立已,女子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

邪客于足太陽之絡,令人頭項肩痛。刺足小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立已。不已,刺外踝下三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邪客于手陽明之絡,令人氣滿胸中,喘息,而支,胸中熱。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邪客于臂常之間,不可得屈。刺其踝后,先以指按之痛,乃刺之,以月死生為數,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

邪客于足陽蹺之脈,令人目痛,從內眥始,刺外踝之下半寸所,各二痏。左刺右,右刺左。如行十里頃而已。

【譯文】

邪氣侵襲足厥陰經的絡脈,使人突然發生疝氣,劇烈疼痛,針刺足大趾爪甲上與皮肉交接處的大敦穴,左右各刺一針。男子立刻緩解,女子稍待一會兒也就好了。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

邪氣侵襲足太陽經的絡脈,使人發生頭項肩部疼痛,針刺足小趾爪甲上與皮肉交接處的至陰穴,各刺一針,立刻就緩解。如若不緩解,再刺外踝下的金門穴三針,大約一頓飯的工夫也就好了。左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

邪氣侵襲手陽明經的絡脈,使人發生胸中氣滿,喘息而脅肋部撐脹,胸中發熱,針刺手大指側的次指指甲上方,距離指甲如韭菜葉寬那樣遠處的商陽穴,各刺一針。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大約一頓飯的工夫也就好了。

邪氣侵入手厥陰經的絡脈,使人發生臂掌之間疼痛,不能彎曲,針刺手腕后方,先以手指按壓,找到痛處,再針刺。根據月亮的圓缺確定針刺的次數,例如月亮開始生光,初一刺一針,初二刺二針,以后逐日加一針,知道十五日加到十五針,十六日又減為十四針,以后逐日減一針。

邪氣侵入足部的陽蹻脈,使人發生眼睛疼痛,從內眥開始,針刺外踝下面約半寸后的申脈穴,各刺一針。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大約如人步行十里路的工夫就可以好了。

【原文】

人有所墮墜,惡血留內,腹中滿脹,不得前后,先飲利藥。此上傷厥陰之脈,下傷少陰之絡。刺足內踝之下、然骨之前血脈出血,刺足跗上動脈;不已,刺三毛上各一痏,見血已,左刺右,右刺左。善悲驚不樂,刺如右方。

邪客于手陽明之絡,令人耳聾,時不聞音,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立聞;不已,刺中指爪甲上與肉交者,立聞。其不時聞者,不可刺也。耳中生風者,亦刺之如此數。左刺右,右刺左。

凡痹往來,行無常處者,在分肉間痛而刺之,以月死生為數,用針者隨氣盛衰,以為痏數,針過其日數則脫氣,不及日數則氣不瀉。左刺右,右刺左,病已,止;不已,復刺之如法。月生一日一痏,二是二痏,漸多之,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漸少之。

邪客于足陽明之絡,令人鼽衄,上齒寒,刺足中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左刺右,右刺左。

【譯文】

人由于墮墜跌傷,淤血停留體內,使人發生腹部脹滿,大小便不通,要先服通便導淤的藥物。這是由于墜跌,上面傷了厥陰經脈,下面傷了少陰經的絡脈。針刺取其足內踝之下、然骨之前的血脈,刺出其血,再刺足背上動脈處的沖陽穴;如果病不緩解,再刺足大趾三毛處的大敦穴各一針,出血后病立即就緩解。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假如有好悲傷或驚恐不樂的現象,刺法同上。

邪氣侵入手陽明經的絡脈,使人耳聾,間斷性失去聽覺,針刺手大指側的次指指甲上方,距離指甲如韭菜葉寬那樣遠處的商陽穴各一針,立刻就可以恢復聽覺;再刺中指爪甲上與皮肉交接處的中沖穴,馬上就可聽到聲音。如果是完全失去聽力的,就不可用針刺治療了。假如耳中鳴響,如有風聲,也采取上述方法進行針刺治療。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

凡是痹證疼痛走竄,無固定地方的,就隨疼痛所在而刺其分肉之間,根據月亮盈虧變化確定針刺的次數。凡有用針刺治療的,都要隨著人體在月周期中氣血的盛衰情況來確定用針的次數,如果用針次數超過其相應的日數,就會損耗人的正氣,如果達不到相應的日數,邪氣又不得瀉除。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病好了,就不要再刺;若還沒有痊愈,按上述方法再刺。月亮新生的初一刺一針,初二刺二針,以后逐日加一針,知道十五日加到十五針,十六日又減為十四針,以后逐日減一針。

邪氣侵入足陽明經的絡脈,使人發生鼻塞,衄血,上齒寒冷,針刺足中趾側的次趾爪甲上方與皮肉交接處的歷兌穴,各刺一針。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

【原文】

邪客于足少陽之絡,令人脅痛不得息,咳而汗出。刺足小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不得息立已,汗出立止,咳者溫衣,一日已。左刺右,右刺左,病立已;不已,復刺如法。

邪客于足少陰之絡,令人嗌痛,不可內食,無故善怒,氣上走賁上。刺足下中央之脈,各三痏,凡六刺,立已。左刺右,右刺左。嗌中腫,不能內,唾時不能出唾者,刺然骨之前,出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邪客于足太陰之絡,令人腰痛,引少腹控月少,不可以仰息。刺腰尻之解,兩之上,是腰俞,以月死生為痏數,以針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邪客于足太陽之絡,令人拘攣背急,引脅而痛。刺之從項始數脊椎俠脊,疾按之應手如痛,刺之傍三痏,立已。

【譯文】

邪氣侵入足少陽經的絡脈,使人脅痛而呼吸不暢,咳嗽而汗出,針刺足小趾側的次趾爪甲上方與皮肉交接處的竅陰穴,各刺一針,呼吸不暢馬上就緩解,出汗也就很快停止了;如果有咳嗽的要囑其注意衣服飲食的溫暖,這樣一天就可好了。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疾病很快就可痊愈。如果仍未痊愈,按上述方法再刺。

邪氣侵入足少陰經的絡脈,使人咽喉疼痛,不能進飲食,往往無故發怒,氣上逆直至門之上,針刺足心涌泉穴,左右各三針,共六針,可立刻緩解。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如果咽喉腫起而疼痛,不能進飲食,想咯(k??ǎ┩绿迪延植荒芸┏鰜?,針刺然骨前面的然骨穴,使之出血,很快就好。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

邪氣侵入足太陰經的絡脈,使人腰痛連及少腹,牽引至脅下,不能挺胸呼吸,針刺腰尻部的骨縫當中及兩旁肌肉上的下尻穴,這是腰部的俞穴,根據月亮圓缺確定用針次數,出針后馬上就好了。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

邪氣侵入足太陽經的絡脈,使人背部拘急,牽引脅肋部疼痛,針刺應從項部開始沿著脊骨兩旁向下按壓,在病人感到疼痛處周圍針刺三針,病立刻就好。

【原文】

邪客于足少陽之絡,令人留于樞中痛,髀不可舉。刺樞中以毫針,寒則久留針,以月死生為數,立已。

治諸經刺之,所過者不病,則繆刺之。耳聾,刺手陽明;不已,刺其通脈出耳前者。齒齲,刺手陽明;不已,刺其脈人齒中,立已。

邪客于五臟之間,其病也,脈引而痛,時來時止,視其病,繆刺之于手足爪甲上,視其脈,出其血,間日一刺,一刺不已,五刺已??妭饕淆X,齒唇寒痛,視其手背脈血者去之,足陽明中指爪甲上一痏,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各一痏,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譯文】

邪氣侵入足少陽經的絡脈,使人環跳部疼痛,腿骨不能舉動,以毫針刺其環跳穴,有寒的可留針久一些,根據月亮盈虧的情況確定針刺的次數,很快就好。

治療各經疾病用針刺的方法,如果經脈所經過的部位未見病變,就應用繆刺法。耳隆針刺手陽明經商陽穴,如果不好,再刺其經脈走向耳前的聽宮穴。蛀牙病刺手陽明經的商陽穴,如果不好,再刺其走入齒中的經絡,很快就見效。

邪氣侵入到五臟之間,其病變表現為經脈牽引作痛,時痛時止,根據其病的情況,在其手足爪甲上進行繆刺法,擇有血液郁滯的絡脈,刺出其血,隔日刺一次,一次不見好,連刺五次就可好了。陽明經脈有病氣交錯感傳而牽引上齒,出現唇齒寒冷疼痛,可視其手背上經脈有郁血的地方針刺出血,再在足陽明中趾爪甲上刺一針,在手大拇指側的次趾爪甲上的商陽穴各刺一針,很快就好了。左病則刺右邊,右病則刺左邊。

【原文】

邪客于手足少陰太陰足陽明之絡,此五絡皆會于耳中,上絡左角,五絡俱竭,令人身脈皆動,而形無知也,其狀若尸,或曰尸厥。刺其足大指內側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后刺足心,后刺足中指爪甲上各一痏,后刺手大指內側,去端如韭葉,后刺手,少陰銳骨之端,各一痏立已;不已,以竹管吹其兩耳,剃其左角之發,方一寸,燔治,飲以美酒一杯,不能飲者,灌之,立已。

凡刺之數,先視其經脈,切而從之,審其虛實而調之。不調者,經刺之;有痛而經不病者,繆刺之。因視其皮部血絡者盡取之,此繆刺之數也。

【譯文】

邪氣侵入到手少陰、手太陰、足少陰、足太陰、和足陽明的絡脈,這五經的絡脈都聚會于耳中,并上繞左耳上面的額角,假如由于邪氣侵襲而至此五絡的真氣全部衰竭,就會使經脈都振動,而形體失去知覺,就象死尸一樣,有人把它叫做“尸厥”。這時應當針刺其足大趾內側爪甲距離爪甲有韭菜葉寬那么遠處的隱白穴,然后再刺足心的涌泉穴,再刺足中趾爪甲上的歷兌穴,各刺一針;然后再刺手大指內側距離爪甲有韭菜葉寬那么遠處的少商穴,再刺手少陰經在掌后芮骨端神門穴,各刺一針,當立刻清醒。如仍不好,就用竹管吹病人兩耳之中,并把病人左邊頭角上的頭發剃下來,取一方寸左右,燒制為末,用好酒一杯沖服,如因失去知覺而不能飲服,就把藥酒灌下去,很快就可恢復過來。

大凡刺治的方法,先要根據所病的經脈,切按推尋,評審虛實而進行調治;如果經絡不調,先采用經刺的方法;如果有病痛而經脈沒有病變,再采用繆刺的方法,要看皮膚不是否有郁血的絡脈,如有應全部把郁血刺出。以上就是繆刺的方法。

32 調經論篇第六十二 | 四時刺逆從論篇第六十四 32
關于“素問/繆刺論篇第六十三”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更多醫學百科條目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推薦工具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