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陰陽應象大論篇第五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素問》 >> 陰陽應象大論篇第五
素問

素問目錄

陰陽應象大論篇第五原文

黃帝曰: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治病必求于本。

故積陽為天,積陰為地。陰靜陽燥,陽生陰長,陽殺陰藏,陽化氣,陰成形。

寒極生熱,熱極生寒,寒氣生濁,熱氣生清。清氣在下,則生飧泄;濁氣在上,則生(月真)脹。此陰陽反作,病之逆從也。

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氣上為云,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云出天氣。

故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清陽發腠理,濁陰走五臟;清陽實四肢,濁陰歸六腑。

水為陰,火為陽;陽為氣,陰為味。

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精,精歸化,精食氣,形食味,化生精,氣生形。

味傷形,氣傷精;精化為氣,氣傷于味。

陰味出下竅;陽氣出上竅。

味厚者為陰,薄為陰之陽。氣厚者為陽,薄為陽之陰。

味厚則泄,薄則通。氣薄則發泄,厚則發熱。

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壯火食氣,氣食少火。壯火散氣,少火生氣。

氣味,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涌泄為陰。

陰勝則陽病,陽勝則陰病。陽勝則熱,陰勝則寒。重寒則熱,重熱則寒。

寒傷形,熱傷氣。氣傷痛,形傷腫。故先痛而后腫者,氣傷形也,先腫而后痛者,形傷氣也。

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則干,寒勝則浮,濕勝則濡瀉。

天有四時五行,以生長收藏,以生寒暑燥濕風。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喜怒悲憂恐。

故喜怒傷氣,寒暑傷形。

暴怒傷陰,暴喜傷陽。

厥氣上行,滿脈去形。

喜怒不節,寒暑過度,生乃不固。

重陰必陽,重陽必陰。

故曰:冬傷于寒,春必溫病;春傷于風,夏生飧泄;夏傷于暑,秋必痎瘧;秋傷于濕,冬生咳嗽。

帝曰:余聞上古圣人,論理人形,列別臟腑,端絡經脈,會通六合,各從其經,氣穴所發,各有處名,溪谷屬骨,皆有所起。分部逆從,各有條理。四時陰陽,盡有經紀。外內之應,皆有表里,其信然乎。

岐伯對曰:

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目。其在天為玄,在人為道,在地為化?;?a href="/w/%E4%BA%94%E5%91%B3" title="五味">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體為筋,在臟為肝。在色為蒼,在音為角,在聲為呼,在變動為握,在竅為目,在味為酸,在志為怒。怒傷肝,悲勝怒,風傷筋,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體為脈,在臟為心,在色為赤,在音為征,在聲為笑,在變動為憂,在竅為舌,在味為苦,在志為喜。喜傷心,恐勝喜,熱傷氣,寒勝熱,苦傷氣,咸勝苦。

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在天為濕,在地為土,在體為肉,在臟為脾,在色為黃,在音為宮,在聲為歌,在變動為噦,在竅為口,在味為甘,在志為思。思傷脾,怒勝思,濕傷肉,風勝濕,甘傷肉,酸勝甘。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在腎,肺主鼻。其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體為皮毛,在臟為肺,在色為白,在音為商,在聲為哭,在變動為咳,在竅為鼻,在味為辛,在志為憂。憂傷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咸,咸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在體為骨,在臟為腎,在色為黑,在音為羽,在聲為呻,在變動為栗,在竅為耳,在味為咸,在志為恐。恐傷腎,思勝恐,寒傷血,燥勝寒,咸傷血,甘勝咸。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也;陰陽者,血氣之男女也;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水火者,陰陽之征兆也;陰陽者,萬物之能始也。

故曰: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

帝曰:法陰陽奈何?

岐伯曰:陽盛身熱,腠理閉,喘麤為之俛抑,汗不出而熱,齒干,以煩冤腹滿死,能冬不能夏。

陰勝則身寒,汗出身長清,數栗而寒,寒則厥,厥則腹滿死,能夏不能冬。此陰陽更勝之變,病之形能也。

帝曰:調此二者,奈何?

岐伯曰:能知七損八益,則二者可調,不知用此,則早衰之節也。

年四十,而陰氣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體重,耳目不聰明矣。年六十,陰痿,氣大衰,九竅不利,下虛上實,涕泣俱出矣。

故曰:知之則強,不知則老,故同出而名異耳。智者察同,愚者察異,愚者不足,智者有余,有余而耳目聰明,身體強健,老者復壯,壯者益治。

是以圣人為無為之事,樂恬之能,從欲快志于虛無之守,故壽命無窮,與天地終,此圣人之治身也。

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陰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也。地不滿東南,故東南方陽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強也。

帝曰:何以然?

岐伯曰:東方陽也,陽者其精并于上,并于上則上明而下虛,故使耳目聰明而手足不便。西方陰也,陰者其精并于下,并于下則下盛而上虛,故其耳目不聰明而手足便也。故俱感于邪,其在上則右甚,在下則左甚,此天地陰陽所不能全也,故邪居之。

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紀,地有五理,故能為萬物之父母。

清陽上天,濁陰歸地,是故天地之動靜,神明為之綱紀,故能以生長收藏,終而復始。

惟賢人上配天以養頭,下象地以養足,中傍人事以養五臟。

天地通于肺,地氣通于嗌,風氣通于肝,雷氣通于心,谷氣通于脾,雨氣通于腎。

六經為川,腸胃為海,九竅為水注之氣。

以天地為之陰陽,陽之汗以天地之雨名之;陽之氣以天地之疾風名之。暴氣象雷,逆氣象陽。

故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則災害至矣。

邪風之至,疾如風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膚,其次治筋脈,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臟。治五臟者,半死半生也。

故天之邪氣感,則害人五臟;水谷之寒熱感,則害于六腑;地之濕氣感,則害皮肉筋脈。

故善用針者,從陰引陽,從陽引陰,以右治左,以左治右,以我知彼,以表知里,以觀過與不及之理,見微得過,用之不殆。

善診者,察色按脈,先別陰陽,審清濁而知部分;視喘息,聽音聲,而知所苦;觀權衡規矩,而知病所主;按尺寸,觀浮沉滑澀,而知病所生。以治無過,以診則不失矣。

故曰:病之始起也,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

因其輕而揚之,因其重而減之,因其衰而彰之。

形不足者,溫之以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

其高者,因而越之;其下者,引而竭之;中滿者,瀉之于內。

其有邪者,漬形以為汗;其在皮者,汗而發之;其栗悍者,按而收之,其實者,散而瀉之。

審其陰陽,以別柔剛。

陽病治陰,陰病治陽。

定其血氣,各守其鄉。

血實宜決之,氣虛宜掣引之。

陰陽應象大論篇第五注釋

①道:即法則、規律。

②父母:這里指作根源、起源的意思。

③生殺之本始:生,指生長;殺,指消亡;生殺之本始,就是自然界萬物生長和消亡的根本動力。

神明之府:神,變化玄妙,不能預測;明,指事物昭著清楚;府,物質積聚的地方;神明之府,就是說宇宙萬物變化極其玄妙,有的顯而易見,有的隱匿莫測,都源于陰陽。

清陽實四支:支通“肢”;清陽,指在外的清凈的陽氣;四肢主外動,所以清陽充實四肢。

風勝則動:動,即動搖,這里指痙攣、抽搐眩暈一類的癥狀。風性善行,所以風勝則動。風勝則動就是說風邪偏勝就會出現痙攣、抽搐及眩暈這一類的癥狀。

⑦?。杭?a href="/w/%E6%B5%AE%E8%82%BF" title="浮腫">浮腫的意思。

濡瀉:指腹瀉黏膩之病。

厥氣:指厥逆不順之氣。

⑩會通六合:會通,即交會貫通;六合,指十二經脈相互配合成六對。

氣穴經氣所匯集的部位,即穴位。

谿谷屬骨:肉之小會為谿,肉之大會為谷;屬骨指與谿谷相連的骨節。

經紀:同綱紀,此處作規律講。

玄:指自然界深遠微妙的化生力量。

握:指抽搐握拳,是肝主筋病變時的表現。

噦:即干嘔。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陰右行,陽左行,陽從左升,陰從右降,所以說陽從左右是陰陽的道路。

能始:能與“胎”通假,能始,本始,根源的意思。

喘粗為之俯仰:喘粗即呼吸困難的意思;喘粗為之俯仰,意思就是指因呼吸困難而前俯后仰。

煩冤:即心胸煩亂之義。

七損八益:七損,指房事中損傷人體精氣的七種情況;八益,指房事對人體精氣有益的八種情況。

八紀:春分、秋分、夏至、冬至、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八個節氣合稱八紀。

傍:即依靠,這里意思是效法、按照。

見微得過:微,指病初發之征兆;過,指疾病所在;見微得過,就是能及早正確認識疾病的輕重程度的意思。

權衡規矩:權,古代的秤砣,有下沉的意象;衡,古代的秤桿,有平衡的意象;規,圓潤的器物,有圓潤的意象;矩,為方形的器物有平盛的意象;權衡規矩又來借代四時的四種脈象。

陰陽應象大論篇第五參考白話譯文

黃帝說:陰陽是宇宙之中的規律,是一切事物的本源,是萬物發展變化的起源,是生長、毀滅的根本。對于人體來說,它是精神活動的根基。治理必須以陰陽為根本去進行考查。從陰陽變化來說,陽氣積聚而上升,就成為天;陰氣凝聚而下降,就成為地。陰的性質為靜,陽則為動;陽主萌動,陰主成長,陽主殺伐,陰主收藏。陽主萬物的氣化,陰主萬物的形體。寒極會生熱,熱極會生寒。寒氣能產生濁陰,熱氣能產生清陽。清陽之氣下陷,如不能上升,就會發生泄的病。濁陰在上壅,如不得下降,就會發生脹滿之病。這就是違背了陰陽運行規律,導致疾病的道理。

清陽之氣變為天,濁陰之氣變為地。地氣上升成為云,天氣下降變成雨;雨源出于地氣,云出自于天氣。人體的變化也是這樣,清陽出于上竅,濁陰出于下竅。清陽從腠理發泄,濁陰內注于五臟。清陽使四肢得以充實,內走于六腑。

水主陰,火主陽。陽是無形的氣,而陰則是有形的味。飲食五味滋養了形體,而形體的生長發育又依賴于氣化活動。臟腑功能由精產生。精是依賴于真氣而產生的,形體是依賴于五味而成的。生化的一切基于精,生精之氣得之于形。味能傷害形體,氣又能摧殘精,精轉化為氣,氣又傷于味。

屬陰的五味從下竅排出,屬陽的真氣從上竅發泄。五味之中,味厚的屬于純陰,味薄的屬于陰中之陽;陽氣之中,氣厚屬于純陽,氣薄屬于陽中之陰。作為五味來說,味厚會使人泄瀉,味薄能使腸胃通利。作為陽氣,氣薄能滲泄邪氣,氣厚會助陽發熱。亢陽促使元氣衰弱,而微陽能使元氣旺盛??宏柷治g元氣,元氣賴于微陽的煦養;亢陽耗散元氣,微陽卻使元氣增強。氣味之中,辛甘而有發散作用的屬于陽;苦而有涌泄作用的,屬于陰。

陰陽在人體內,是相對平衡的。如果陰氣偏勝了,陽氣必然受損害。同樣,陽氣偏勝了,陰氣也必定受損害。陽氣偏勝就產生熱,陰氣偏勝就產生寒。寒到極點,又會出現熱象;熱到極點,又會出現寒象。寒邪能操作人形體,熱邪能操作人氣分。氣分受傷,就會因氣脈阻滯使人感覺疼痛;形體受傷,就會因為肌肉壅滯而腫脹起來。所以凡是先痛后腫的,是因為氣病而傷及形體;若是先腫后痛,是因為形傷而累及氣分。風邪太過,形體就會動搖、顫抖,手足痙攣;邪熱太過,肌肉就會生發紅腫;燥氣太過,津液就枯涸;濕氣太過,就會生發泄瀉。

天有春夏秋冬四時,對應五行而形成春、夏、長夏、秋、冬五時的變通,以利生長收藏以產生寒暑燥濕風的五候變化。人有五臟,五臟化生出五氣,發為喜怒悲憂恐這些不同的情志,過喜過怒,都會傷氣。寒暑外侵,則會損傷形體。大怒會傷陰氣,大喜會傷陽氣。更可怕的是逆氣上沖,血脈阻塞,形色突變。喜怒如不節制,寒暑如不依例,就有傷害生命的危險。因此,陰氣過盛就要走向它的反面,同樣陽氣過盛也要走向它的反面。所以說冬季感受的寒氣太多了,到了春季就容易發生熱性??;春季感受的風氣太多了,到了夏季就容易發生飧泄的??;夏季受的暑氣太多了,到了秋季就容易發生瘧疾;秋季感受的濕氣太多了,到了冬季就容易發生咳嗽。

黃帝問:我聽說古代圣人,講到人體形態,辨別臟腑的陰陽,審察經脈的聯系,使得會通六合,各按其經絡循行起止;氣穴所發的部位,各有它的名稱;肌肉及骨骼相連結的部位,都有它們的起點;皮部浮絡的陰陽、順逆,各有條理;四時陰陽的變化,都有它一定的規律;外在環境與人體內部的對應關系,也都有表有里。是否真的是這樣呢?

岐伯答:東方生風,風能滋養木氣,木氣能生酸味,酸味能養肝,肝血能夠養筋,而筋又能養心。肝氣上通于目。它的變化在天是五氣里的風,在地是為五行里的木,在人體中則為筋,在五臟中則為肝,在五色中則為蒼,在五音中則為角,在五聲中則為呼,在人體的變動中則為握,在七竅中則為目,在五味中則為酸,在情志中則為怒。怒傷肝,但悲傷能夠抑制怒;風氣傷筋,但燥能夠抑制風;過食酸味能夠傷筋,但辛味能夠抑制酸味。

南方生熱,熱能生火,火氣生苦味,苦味養心,心生血,血養脾,心氣與舌相關聯。其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人體為血脈,在五臟為心,在五色為赤,在五音為徵,在五聲為笑,在人體情志變動為憂,在七竅為舌,在五味為苦,在情志的變動上為喜。過喜傷心氣,但恐能抑制喜;熱傷氣,但寒水能抑制熱;苦味傷氣,但咸味能抑制苦味。

中央生濕,濕使土氣生長,土生甘,甘養脾氣,脾滋養肌肉,肌肉強壯使肺氣充實,脾氣與口相關聯。它的變化在天為五氣里的濕,在地為五行里的土,在人體為肌肉,在五臟為脾,在五色為黃,在五音為宮,在五聲為歌,在人體的變動為干嘔,在七竅為口,在五味為甘,在情志變動上為思。思慮傷脾,但怒氣能抑制思慮;濕氣傷肌肉,但風氣能抑制濕氣;過食甘味傷肌肉,但酸味能抑制甘味。

西方生燥,燥使金氣旺盛,金生辛味,辛養肺,肺氣滋養皮毛,皮毛潤澤又滋生腎水,肺氣與鼻相關聯。它的變化在天為五氣里的燥,在地為五行里的金,在人體為皮毛,在五臟為肺,在五色為白,在五音為商,在五聲為哭,在人體的變動為咳,在七竅為鼻,在五味為辛,在情志變動上為憂。憂傷肺,但喜能抑制憂;熱傷皮毛,但寒能抑制熱;辛味傷皮毛,但苦味能抑制辛味。

北方生寒,寒生水氣,水氣能生咸味,咸味能養腎氣,腎氣能長骨髓,骨髓又能養肝,腎氣與耳相關聯。它的變化在天為五氣的寒,在地為五行中的水,在人體為骨髓,在五臟為腎,在五色為黑,在五音為羽,在五聲為呻吟,在人體的變動上為戰栗,在七竅中為耳,在五味中為咸,在情志變動上為恐。恐傷腎,但思能抑制恐;寒傷血,但燥能抑制寒;咸傷血,但甘味能抑制咸味。

因此說,天地使萬物有上下之分,陰陽使血氣有男女之別。左右是陰陽循行的道路,而水火則是陰陽的表現。陰陽變化,是一切事物生成的原始。所以說,陰在內,有陽作為它的衛外;陽在外,有陰作為它的輔佐。

黃帝說:人該怎樣取法于陰陽呢?

岐伯答:陽氣太過,身體就會發熱,腠理緊閉,喘息急迫,俯仰反側汗不出,熱不散,牙齒干燥,心里煩悶,若再有腹部脹滿的感覺,就是死癥。經得起冬天,而經不起夏天。陰氣太過,身體就會惡寒,出汗,身上時常覺冷,屢屢寒戰,夾雜作冷,最后就會出現手足厥冷的現象,再感腹部脹滿,就是死癥。經得起夏天,而經不起冬天。這就是陰陽偏勝,失去平衡,所引起的疾病癥狀的機轉啊!

黃帝問:那么,怎樣才能使陰陽得以調和呢?

岐伯答:能夠知曉七損八益的道理,就可以做到陰陽調和。不能借用七損八益,就會早早衰弱。就一般人來說,年到四十,陰氣已經減了一半,起居動作,就顯得衰退了;到了五十歲,就身體笨重、耳不聰、目不明了;到了六十歲,陰痿,氣大衰,九竅功能減退,陰虛于下,陽浮于上,流鼻涕,淌眼淚都出現了。所以說,懂的人,就強??;不懂的人,就衰老。同樣都活在世上,結果卻不相同。聰明的人洞察一般規律;愚蠢的人,卻看到的僅是個別。愚蠢的人,常感到體力不足;聰明的人,卻感到精力有余。精力有余,就會耳聰目明,身輕體壯。即使身體本已衰老,也可以煥發青春;本來就強壯的人,就更強壯了。所以圣人為無為之事,以恬靜為快樂,在清虛的環境尋求最大的幸福,因此,他的壽命就無窮盡,與天地同壽。這就是圣人的養生方法啊!

天氣在西北方是不充分的,所以西北方屬陰,而人右邊的耳目也就不如左邊的耳聰目明。地氣在東南方是不充盈的,所以東南方屬陽,而人左邊的手足也就不如右邊的靈活。

黃帝問道:這是什么道理?岐伯回答說:東方屬陽,陽氣是精華聚合在上部,上部旺盛了,下部就必然虛弱。就會出現耳聰目明,手足卻有不便利的情況。西方屬陰,陰氣是精華聚合在下部,下部旺盛了,上部就必然虛弱。就會出現耳不聰目不明,而手足卻靈活有力。所以同樣是感受了外邪,如果在上部,那么身體右側就較重,如果在下部,那么身體左側就較重。這就是天地陰陽之氣不能不有所偏勝,而在人身也有陰陽左右的不足,身體哪里虛弱了,邪氣就會乘虛停滯在哪里。

所以天有精氣,地有形質;天有八節的,地有五方的。因此,能成為萬物生長的根本。陽氣輕清而升于天,陰氣重濁而降于地,所以天地的運動和靜止,是由神妙的變化來把握的,因而能使萬物的生、長、收、藏,循環往復,永無休止。只有那些賢明之人,對上,順應天氣來養護頭顱;對下,順應地氣來養護雙腳;居中,則依傍人事,來養護五臟。天之氣與肺相通,地之氣與咽相通,風之氣與肝相應,雷之氣作用于心,五谷之氣感應于脾,雨水之氣滋潤于腎。六經好像大河,腸胃好像大海,九竅好像河流。以天地的陰陽來比喻人身的陰陽,那么人的汗,就好像天地間的雨;人之氣,就好像天地間的風;人的暴怒之氣,就好像雷霆;人的逆氣,就好像久晴不雨。所以養生如不符合天地之理,那就要發生疾病了。

所以邪風的到來,有如暴風驟雨。善治病的醫生,在病邪剛侵入皮毛時,就給以治療;醫術較差的,在病邪侵入到肌膚時才治療;更差的,在病邪侵入到筋脈時才治療;再差的,在病邪侵入到六腑時才治療;最差的,在病邪侵入到五臟時才治療。假使病邪已經侵入到五臟,那么治愈的希望與死亡的可能性同樣大。人們如果感受了天的邪氣,就會使五臟受到傷害;假使感受了飲食的或寒或熱,就會使六腑受到傷害;假使感受了地的濕氣,就會使皮肉筋脈受到傷害。

所以善于運用針法的人,觀察經脈虛實,有時要從陰引陽,有時要從陽引陰;取右邊以治左邊的病,取左邊以治右邊的??;用自己的正常狀態來比較病人的異常狀態,從在表的癥狀去了解在里的病變,這是為了觀察病的太過和不及的原因,如果真看清了哪些病是輕微,哪些病是嚴重,再給人治療疾病,就不會失敗了。

善于治病的醫生,看病人的色澤,按病人的脈搏,首先要辨明病屬陰還是屬陽。審察浮絡的五色清濁,從而知道何經發??;看病人喘息的情況,并聽其聲音,從而知道病人的痛苦所在;看四時不同的脈象,因而知道疾病生于哪一臟腑;診察尺膚的滑澀和寸口脈浮沉,從而知道疾病所在的部位。這樣,在治療上,就可以沒有過失。但追本求源,還是由于在診斷上沒有錯誤。

所以說:病在初起的時候,用刺法就可治愈,若在邪氣盛時,就需要等邪氣稍退再去治療。病輕的時候,要加以宣泄;病重的時候,要加以攻瀉;在它將愈的時候,則要鞏固之,防其復發;形體羸弱的,應設法溫暖其氣;精氣不足的,應補以其有形的味。如病在膈上,可用吐法;病在下焦,可用疏導之法;病胸腹脹滿的,可用瀉下之法;如冒風邪的,可用辛涼發汗法;如邪在皮毛的,可用辛溫發汗法;病情發展太重的,可用抑收法;病實證,可用散法瀉法。觀察病的陰陽,來決定用劑的柔剛,病在陽的,也可治其陰;病在陰的,也可治其陽。辨明氣分和血分,血實的就用瀉血法,氣虛的就用升補法。

32 金匱真言論篇第四 | 陰陽離合篇第六 32
關于“素問/陰陽應象大論篇第五”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更多醫學百科條目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推薦工具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