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胞分化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細胞分化(cellular differentiation),指的是在多細胞生物中,一個干細胞在分裂的時候,其子細胞的基因表達受到調控,例如DNA甲基化,變成不同細胞類型的過程。類如全能(totipotent)的受精卵在分裂到一定程度時,其子細胞就會開始向特定的方向分化,形成胎兒的肌肉,骨骼,毛發等器官。分化后的細胞在其結構,功能上都會出現差異,而且成為了所謂的“單能性”細胞(unipotent),就是其只能分裂得出同等細胞類型的子細胞。但是所有這些子細胞的基因組(Genome)卻是與“祖宗”的干細胞一樣的。研究細胞分化,對理解疾病的發生,如癌癥的出現有著重要意義。

分子水平看,細胞分化意味著各種細胞內合成了不同的專一蛋白質(如水晶體細胞合成晶體蛋白,紅細胞合成血紅蛋白,肌細胞合成肌動蛋白肌球蛋白等),而專一蛋白質的合成是通過細胞內一定基因在一定的時期的選擇性表達實現的。因此,基因調控是細胞分化的核心問題。

目錄

特點

分化是穩定的變化

正常情況下,細胞分化是穩定、不可逆的。一旦細胞受到某種刺激發生變化,開始向某一方向分化后,即使引起變化的刺激不再存在,分化仍能進行,并可通過細胞分裂不斷繼續下去。這種變化不同于各種生理活動,如激素刺激等所引起的細胞變化,后者在刺激作用消失以后,細胞又將恢復到原來的狀況。

分化之前先有決定

胚胎細胞在顯示特有的形態結構、生理功能和生化特征之前,需要經歷一個稱作決定的階段。在這一階段中,細胞雖然還沒有顯示出特定的形態特征,但是內部已經發生了向這一方向分化的特定變化。

例如,果蠅的器官芽是幼蟲中一些還沒有分化但已經決定分化方向的細胞團。在變態時它們產生腿、翅膀、觸角等。每一器官芽的發育方向都已決定,而且這種決定是穩定的、可遺傳的。這種器官芽如果移植到成蟲腹腔內會繼續維持未分化的狀態;但如果移植到正要變態的幼蟲的適當部位就能被誘發分化;甚至在成蟲腹腔內連續移植長達9年(大約經過1800次細胞分裂)之后,再移植到正要變態的幼蟲體內,它們仍能各自按已決定的構造方向分化(見同源異形突變型)。

細胞決定的早晚,因動物及組織的不同而有差異,但一般情況下都是漸進的過程。例如,在兩棲類,把神經胚早期的體節從正常部位移植到同一胚胎的腹部還可改變分化的方向,不形成肌肉而形成腎管及紅細胞等。但是到神經胚晚期移植體節,就不能改變體節分化的方向??梢?,這時期體節的分化已穩定地決定了。

分化與細胞核

核的作用

有一些事實說明,在細胞分化中,細胞核起決定作用。傘藻(一種單細胞海生綠藻)的移核實驗就是一例。它的細胞有明顯的分化。由假根、柄和頂帽3部分組成,核位于分枝的假根中。不同種的傘藻的頂帽,形狀各異,如地中海傘藻和鋸齒傘藻頂帽形狀不同,前者如傘形,后者呈菊花形。如果把這兩種傘藻的頂帽都切除,然后把地中海傘藻的柄部嫁接到鋸齒傘藻的具有細胞核的假根上,最初形成的頂帽是中間類型的。但如果再將這中間類型的藻柄切下,嫁接到另一鋸齒藻的假根上,這次形成的頂帽就是鋸齒傘藻的。相反,將鋸齒傘藻的藻柄嫁接到地中海傘藻的假根上也得到相同的結果,即頂帽的性質由假根決定。如果將兩種帶核的傘藻細胞嫁接在一起,嫁接個體的頂帽則是中間類型的。雖然頂帽的形態是由細胞核決定,但是,核的影響并不是立即表現的。如果在發育的較早時期去核,幾個星期以后能夠形成正常頂帽;如果將細胞分割為二,一半有核,一半無核,以后兩半都能形成完整的頂帽。這些觀察說明,形成頂帽的信息,在頂帽形成以前很久就從細胞核傳遞給細胞質了;在細胞質中這種信息可以不立即表達。很可能是由細胞核產生出惰性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事先釋放到細胞質內,它可以在細胞質中存在相當長的時間而不被翻譯。

細胞核的全能性

一般認為細胞核內含有該種生物的全套遺傳信息。在條件具備時,它可使所在細胞發育分化為由各種類型細胞所組成的完整個體。如將胡蘿卜根的韌皮部小塊在含有椰乳的培養基中培養,這些在正常情況下不分裂的細胞會長成組織團塊,脫落下來的游離細胞能形成幼芽。更直接的證據是從培養的煙草,髓部小塊形成的組織團塊上取脫落的細胞,單個分離培養能得到有根和葉的幼芽,再移植到土壤中,會長出開花的植物。即從單個植物體細胞長出了整棵植物,證明體細胞的核具有全能性(見潛能)。

在動物中,情況比較復雜,可以和上述植物實驗相比的是細胞核移植的工作。核移植是將一個細胞的核放進另一個事先已經去掉細胞核(或者用紫外線照射將核殺死)的未受精的卵中。這樣既排除了母體細胞核的影響,又因移植的細胞核多是雙倍體,為正常發育提供了條件。在兩棲類,把囊胚期和早期原腸胚的細胞核移植到卵子內能使卵子正常發育,說明它們是全能的。

移植晚期原腸胚或者再晚時期的核,正常發育的百分率就明顯下降,除少數外,往往在原腸胚以前就夭折了。移植爪蟾蝌蚪上皮細胞的核也會有一部分發育到蝌蚪。用其他一些成體的細胞,如經過培養的角化表皮細胞淋巴細胞的核也都能得到一些能游泳的蝌蚪。盡管接受移植核的許多卵子中只有一部分能正常發育,但至少說明這部分核中仍然含有形成神經、血液、肌肉、骨骼以及其他蝌蚪組織所需要的基因,它們還是全能的。

晚期的外源細胞核移植到去核卵后,卵發育能力有所減小。除去技術上的原因外,還可能是由于移植的胚胎晚期或成體組織的細胞核內染色體的復制速度,同卵子細胞質中的情況不相配合,造成染色體畸變所致。

分化與細胞質

其間關系可以從卵質談起。如馬副蛔蟲受精后的第1次卵裂是中緯裂,也就是把卵子分成上下兩個裂球,在進行第 2次卵裂的時候,上方裂球中的染色體發生斷裂,只有中部的碎片排列在紡錘體上,將來分配到兩個子細胞,兩端的加粗的染色體部分則脫落在細胞質中,以后退化。下方的裂球以通常的方式進行分裂,每一子細胞都分配到完整的染色體。第3次卵裂的時候,下方裂球之一重復進行染色體消減的過程,而另一個則不消減。后者分裂形成的兩個細胞仍然有一個發生消減,其結果只有一個細胞含有完整的染色體。這就是原始生殖細胞。所有經過染色體消減的細胞都發育為體細胞。在以后的發育中原始生殖細胞繼續增殖而產生成體的生殖細胞。因此,只有生殖細胞含有全套的染色體。離心實驗指出,染色體消減是由核周圍的細胞質決定的。在卵裂開始以前,使卵受離心作用,如果紡錘體移位90°,兩個裂球便由一上一下變為一左一右,而且兩個裂球都含有“植物極細胞質”。這樣在下一次卵裂時,兩個裂球的染色體都不消減。這樣的卵分裂到4細胞時期,動植物極各有兩個裂球,植物極的兩個裂球在下次分裂時染色體維持原狀,而動物極的兩個則發生染色體消減。離心實驗改變了卵裂的方式,也改變了發生染色體消減的情況,說明“植物極的細胞質”的存在,使這些細胞的染色體維持原狀,并決定了它們形成生殖細胞的命運。馬副蛔蟲卵裂過程中把這種細胞質逐漸局限到某個裂球,使這個裂球得以保留全套染色體(見生殖質)。

許多動物卵子細胞質的分布有明顯的區域性。這種區域性雖然不影響染色體的行為,但對于以后胚胎器官發育卻有決定性作用。

軟體動物角貝的卵子可以區分3層細胞質:動物極和植物極各有一層清澈的細胞質,在這兩層之間是一層較寬的顆粒性細胞質,它組成卵子的主要部分。在卵裂開始的時候,植物極清澈的細胞質層形成圓球形的突出部分,稱為極葉和一個裂球相連,在第 1次卵裂結束的時候它又縮回,和這個裂球融合為一。因此這個裂球(CD裂球)包含所有3層細胞質,而另外一個裂球(AB裂球)只包含動物極清澈的細胞質層和顆粒層。第2次卵裂開始的時候,CD裂球再次形成極葉,在4細胞時期,極葉仍只和一個裂球(D裂球)相連。這樣,4個裂球在細胞質的組成上是不均等的,只有D裂球包含了所有極葉的物質。這 4個裂球在以后的發育分化中命運也不一樣。如果在4細胞時期,將裂球分離培養,只有包含極葉的裂球可以發育為一個完整的雖然較小的擔輪幼蟲;另外 3個則只能發育為缺少中胚層結構的、有缺陷的幼蟲。如果在第1或者第2次卵裂期將極葉切除, 雖然卵子包含動物極的和顆粒性的細胞質,而且也包含應有的細胞核,但因為缺少極葉的物質,也只能發育為一個缺少中胚層結構的、有缺陷的幼蟲。這就清楚地證明,是極葉中包含的細胞質而不是細胞核,決定裂球能獨特地分化出中胚層結構。

中國胚胎學家童第周等利用核移植的技術,也證實了卵質在性狀發生中的作用。他們把金魚囊胚期細胞核移到去核的鳑鲏魚卵子中;雖然發育到幼魚的例子極少,但是發育的過程都比較正常,一些基本的發育的特點,如胚胎的背腹性,對稱性以及早期的卵裂進程等都和鳑鲏魚一樣,幼魚的體形也和鳑鲏魚的幼魚沒有區別。這些性狀的出現似乎完全根據細胞質。

細胞質對細胞核的作用,還表現在對核功能活動的影響。爪蟾不同時期的卵,其細胞核的活動情況不同:正在生長的卵母細胞,核合成RNA而不合成DNA;成熟中的卵母細胞核中的染色質濃縮,將進行減數分裂;受精卵由于準備卵裂,核中進行DNA合成。如果把成體不再進行分裂的腦細胞的核注射到以上各期的去核卵細胞內,細胞核首先在體積上迅速增大,功能活動的變化也十分顯著;活動的情況則因卵細胞的發育時期而不同:在正在生長的卵母細胞里,合成RNA;在成熟中的卵母細胞里,移植核內染色質濃縮;在受精卵里,合成DNA。移植核的功能活動和各時期卵細胞原來的細胞核的活動情況是一致的。

細胞質對細胞核功能活動的影響,在分化了的細胞中也可看到。如培養的人宮頸上皮癌細胞──HeLa細胞──的DNA和RNA合成都很活躍;雞的紅細胞雖然有核,但是處于不活躍狀態,不進行DNA合成,RNA合成也很微弱。用細胞融合的方法,使去掉細胞核的HeLa細胞的細胞質和雞的紅細胞融合,便可使后者的細胞核體積增大,濃縮的染色質變得松散,原來已經失去的合成RNA和DNA的功能在寄主HeLa細胞質的影響下,重新恢復了。雞紅細胞核合成的RNA最初分散在細胞核內,過2、3天當核仁出現以后,即遷移到細胞質,并可以在HeLa細胞中表達,合成出雞的血紅蛋白。

分化中的核質相互關系

任何細胞的細胞核和細胞質在功能上都是一個統一的整體,在發育和分化中也不例外。

例如在美西螈中有一種突變體,含有隱性致死基因“o”。雜合體“+/o”是正常的,純合體“o/o”才出現異常。純合體雄性不育,睪丸發育不全,精子發生只能到達精原細胞,純合體雌性產生的卵子雖然能夠受精并正常卵裂,但是,在原腸形成開始以后發育受阻,一般只能到達新月胚孔期,隨即死亡。少數能夠發育到原腸形成階段,但是進一步的分化就停頓了。這種不正常發育和精子基因型無關。假如雄性是雜合體。精子有可能攜帶正?;颉?”或致死基因“o”,純合體雌體(o/o)的卵子和這兩種精子分別受精后發育受阻的情況完全相同,這說明異常發育不是由于受精后基因的組合所致,而完全是由于卵質的缺陷。這種卵質的缺陷又是卵子發生過程中受母體基因影響的結果。如果給受精卵或者剛開始卵裂的卵子注射正常成熟卵子的細胞質,只要占到卵體積的1~5%,就可以使大多數胚胎完成原腸形成。有時還可以產生游泳的幼蟲。由此可見,胚胎的夭折是由于純合體的卵子細胞質中缺乏了正常細胞質所具有的某種有效物質。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注射卵核未破裂的卵母細胞的細胞質,幾乎沒有任何效果,而卵母細胞的核液卻含有高濃度的有效物質,0.2~0.5%就有效。顯然,這種物質是存在于細胞核內的,當卵母細胞核的核膜破裂,核液和細胞質相混的時候,才進到細胞質里,細胞質才獲得使胚胎正常發育的作用。已經知道,這種有效物質可能是蛋白質性質的大分子物質。

雖然這方面的例證知道得還不多,研究得這樣清楚的更少,但是它提示,核質的相互關系應該從發育的整個過程,包括卵子發生,來進行考慮。因為,卵細胞核在這一階段的活動實際是給以后的胚胎發育奠定了物質基礎。

分化與細胞間的相互作用

細胞間的相互作用是各式各樣的,可以是誘導作用,也可以是抑制作用。就作用方式來說,有的作用需要細胞的直接接觸,另一些所需要的可能是間隔一定距離的化學物質的擴散。

誘導作用

兩棲類胚胎背部的外胚層細胞,在脊索中胚層的作用下,分化為神經細胞,以后發育為神經系統。這種中軸器官的誘導作用在脊椎動物具有普遍性,一般認為,脊索中胚層細胞釋放某種物質,誘導外胚層細胞分化為神經組織(見胚胎誘導作用)。

誘導不但在中軸器官的形成中起作用,也在以后器官的發生中起作用。對于來自上皮的一些結構的形成和分化,間質細胞在上皮附近的聚集常常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上皮對間質細胞的依賴關系在不同情況下并不一樣。

脊椎動物的皮膚有各種衍生結構,包括牙齒、毛發、羽毛、鱗片和皮腺。雞的皮膚有兩種衍生結構,鱗片和羽毛。腿下部的皮膚上有鱗片,羽毛則覆蓋身體的其他部位。已經知道,這些上皮的衍生結構是中胚層細胞誘導產生的,雞胚皮膚的移植實驗指出,皮膚衍生結構的不同是下襯中胚層的區域性差異決定的。如果將大腿中胚層移植到胚胎翅膀外胚層下面,翅膀羽毛將按大腿羽毛的形態和排列而分化。如果將羽毛區域的中胚層和無羽毛區域的外胚層混合,會分化出羽毛。如果羽毛區的外胚層和鱗片區的中胚層混合,外胚層則會形成鱗片。最后一個實驗還說明在正常形成羽毛的外胚層中保存了形成鱗片的能力。異綱動物間移植的實驗指出,上皮細胞的反應受本身遺傳性質的限制。把小鼠腹部真皮移植到雞的除去眼球角膜上皮之下,結果長出羽毛。小鼠中胚層的作用本來是誘導上皮形成毛發,但是,雞的上皮對這一誘導刺激是按它本身的遺傳性形成羽毛,而不形成毛發。

間質細胞的存在對體內腺體上皮的形成和分化是必不可少的。這些腺體包括甲狀腺、胸腺、唾腺胰腺,它們對間質細胞的依賴程度有很大差異。在離體條件下,胰腺原基只要有間質細胞存在就可以繼續發育;可是,唾腺上皮對間質細胞的要求就與胰腺不同。分別培養唾腺上皮和它自身的間質細胞都能成活,但不能正常分化,上皮細胞層不分枝,間質細胞只能長成單層細胞。如果使兩者接近,它們才能分化為分枝的腺體,并獲得腺體的功能。來自其他部位的間質細胞不一定能完全取代唾腺本身的間質細胞,混合培養唾腺(鰓下腺)芽體和不同來源的間質細胞,大多數間質細胞不能使上皮分化,而小鼠肺間質細胞卻能使鰓下腺上皮分枝并形成腺體,但是,所用的肺間質細胞的量,必須大于鰓下腺本身的間質細胞的量??梢娡傧偕掀さ陌l生對間質細胞的來源雖然要求嚴格些,但是唾腺間質細胞并不是唯一能促使它分化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可為來自其他部位的間質細胞所代替。間質細胞的作用,在乳腺上皮與唾腺間質細胞的組合中,給人以更深刻的印象。乳腺上皮與自身的間質細胞一起培養,形成直而細的管狀結構,但是與唾腺的間質細胞一起,則形成分枝較多,而末端較膨大的結構,外形上很像唾腺。

抑制作用

細胞間的相互影響還包括對細胞分化的抑制作用。如在蠑螈幼蟲或成體摘除水晶體后,可以從背部的虹彩再生出一個新的。虹彩本來主要是由色素細胞組成,摘除水晶體之后,背方邊緣的色素細胞的色素顆粒減少,變得透明,同時細胞分裂加速,形成細胞團,以后分化為水晶體。進一步的分析指出,再生水晶體的能力局限在虹彩背部的邊緣層而不是虹彩的任何部分都具有這種能力。摘掉水晶體后,把虹彩的其他區域移到背部,不出現再生。虹彩背部的再生能力在其他位置也可以表現出來。如把這部分組織移到另一只摘除水晶體的眼睛,不是位于背部,而是使它位于腹部,仍舊可以由它再生出水晶體。

既然這部分細胞有生長水晶體的能力,為什么在正常的眼睛里不表現?如把虹彩的背部移到另一只未摘除水晶體的眼睛里,不管使它位于那一部位,都長不出水晶體。如在摘除水晶體的眼睛里,經常注射完整的(帶有水晶體的)眼腔液體,在注射期間,虹彩背部的細胞也長不出水晶體。由此可見,虹彩背部的細胞本來具有產生水晶體的能力,正常水晶體會產生一種物質,對此起抑制作用。這種抑制作用,隨著水晶體的摘除而消失,虹彩背部形成水晶體的能力才得以顯示。

分化的基因表達

不同分化細胞中,基因的表達不同其調節控制可以從兩個方面考慮:①轉錄水平的調控。在分化細胞中只有為完成分化所需要的蛋白質的基因可以轉錄,產生mRNA指導有關蛋白質的合成;②轉錄后的調控。在分化細胞的細胞核中不限于選擇性地轉錄某些所需要的mRNA而是轉錄出多種mRNA;這些不需要的mRNA或者在細胞核中即被降解,不進入細胞質,或者即使進入細胞質也不被翻譯,而只有分化所需要的mRNA才選擇性地被翻譯。后一種情況稱為翻譯水平的調節。這些可能性各自都有一些實驗證據。

相當多的事實說明,真核細胞的基因調控屬轉錄調控,也就是mRNA合成的調控。用核酸酶分析染色質結構的工作指出,轉錄和非轉錄的基因對酶解的反應不同。用DNasel處理小雞紅細胞核,珠蛋白基因被消化降解,而卵清蛋白基因則不受影響,前者在小雞紅細胞核中是轉錄活躍的,后者則不是。同樣,在小雞輸卵管細胞中,卵清蛋白基因在DNasel短暫處理后就被消化。而在這種細胞中它也是轉錄活躍的。轉錄活躍基因對酶處理的敏感性說明,組成這種染色質的核小體的排布或許處于較為伸展的狀態,因而更容易受到酶的影響。這也就指出,在不同的細胞中,不同的基因有的轉錄活躍,另一些就不活躍,因而決定轉錄能否進行。

最令人信服的轉錄水平調控的證據,是多線染色體轉錄活躍區段在細胞學上的表現。在某些雙翅目昆蟲,例如果蠅和搖幼蟲的一些增大的細胞中,在光鏡下可以清楚地觀察到多線染色體。它們是間期染色體,是多次染色體復制而不伴隨細胞分裂的結果,它們的橫斷面均比正常染色體粗 10000倍,這就使在正常染色體上看不到的結構細節能夠顯示出來。這些染色體上滿布橫紋,由相間的深色帶和淺色帶間組成,在深色帶上,DNA的含量比帶間要多得多。有足夠的事實證明,多線染色體的帶相當于一組基因,甚至單個基因。應該特別指出的是,同一個體,不論哪種細胞的多線染色體,其一般形態都是相同的,也就是相應的染色體都具有相同的帶和帶間??墒窃谀承铣尸F腫脹的情況,稱為脹泡。各種細胞形成脹泡的部位不相同,在一種細胞中染色體的某些部位形成脹泡,而在另一種細胞中則在另一些部位。已經知道,分化細胞中的脹泡反映了這種細胞特有的旺盛的基因轉錄活動。放射性同位素示蹤法顯示,在脹泡處放射性尿嘧啶(RNA特有的核苷)的參入量特別多,說明這個部位正在進行著旺盛的RNA合成。

比較各種細胞多線染色體脹泡的型式,可以看到轉錄既有時間的、也有空間的調節。在同一種細胞的不同發育時期,脹泡的型式不相同。另一方面,不同類型細胞各自具有獨特的脹泡型式,搖紋的唾腺中大多數細胞分泌一種清澈的物質,少數細胞的分泌物含有顆粒,后者的分泌物比前者的分泌物多一種蛋白質,正是這一種額外成分使分泌物具有顆粒形態。這兩種細胞的同一多線染色體的轉錄活動也不一樣,清澈的細胞有3個巨大脹泡,這是唾腺所特有的,認為是產生清澈分泌物基因活動的表現。顆粒細胞也有這3個脹泡,但是它們還有一個額外的,分泌物的顆粒成分的遺傳信息顯然是位于這個額外的脹泡上,而這種分泌物的合成也是依賴于這個脹泡的形成。

另一方面,細胞質并不只是一條裝配線,核里產生哪些mRNA,它就合成哪些蛋白質。例如海膽原腸早期細胞核中的RNA,其復雜性要比核糖體上的(mRNA)大10倍以上,這說明,某些結構基因的mRNA在核糖體上的出現是經過轉錄后調節的。同一個體的兩種細胞之間 RNA復雜性的比較,指出同樣情況。兩種細胞的核 RNA之間的復雜性的差別,要比這兩種細胞核糖體上的RNA(mRNA)的差別小得多。這就是說,雖然兩種細胞用于合成蛋白質的mRNA不同,但是細胞核中產生的RNA卻很相似。這似乎指出,要保證在正確的時間、在正確的細胞里產生某種專一的蛋白質,而且產生一定的量,在相當程度上依賴于轉錄后的調節。

目前,關于調節是怎樣進行的,還了解較少。曾經有人提出過一些解釋,如翻譯的延遲,如卵子在受精前已合成mRNA,但是不立即進行翻譯;各種mRNA的壽命不同,合成細胞專有的蛋白質所需要的mRNA壽命長些,其他的則很快降解。這些解釋對于某些事例可能是適用的,但是很可能調節的機制也是各式各樣的。

在翻譯這一環節的調節情況也比較復雜。首先關于細胞質能否有選擇地翻譯某些mRNA,而不翻譯其他的,一般得到的結論似乎是否定的。兔珠蛋白的mRNA注射到爪蟾卵母細胞,就能被翻譯成珠蛋白,許許多多其他動物和植物來源的mRNA都能有效地在卵母細胞中翻譯成相應的蛋白質。是否可能因為卵母細胞是未分化的細胞,沒有特有的mRNA,所以可以無選擇地進行翻譯,特化的細胞是否也是這樣?有人把兔珠蛋白mRNA注射到受精卵中,使它發育到蝌蚪,再將蝌蚪縱向剖成兩部分:背部即中軸部分包括肌肉、神經和脊索,腹部包括血細胞和其他組織。然后分別測定這兩部分珠蛋白的合成,發現不包括紅細胞的中軸部分,在珠蛋白的合成上,和蝌蚪的其他部分一樣。因此,可以認為分化的細胞和卵母細胞一樣,也不能在翻譯水平上進行調控。但是,對于能夠翻譯的mRNA,并不是“一視同仁”地進行翻譯??赡艽嬖谥饎与A段的調節,以至兩種mRNA的翻譯速度不同,例如 α-珠蛋白mRNA合成蛋白的速度只是β-珠蛋白mRNA的60%。也可能存在著所謂的“mRNA專一的翻譯因子”,例如雞的紅肌和白肌中各自有肌紅蛋白mRNA和肌球蛋白mRNA專一的翻譯因子,二者不能彼此代替。后一情況并不意味著每種mRNA都有專一的翻譯因子,而只是提示,某些分化細胞具有翻譯因子,可以識別專一的mRNA,使它們可以更有效地利用。

細胞分化中基因表達的調節控制是一個十分復雜的過程,很可能在蛋白質合成的各個水平,從mRNA的轉錄、加工到翻譯,都會有調控的機制。甚至在DNA水平也可能存在調控機制(如基因的丟失、放大、移位重組、修篩以及染色質結構的變化等)??赡懿煌募毎谄浒l育中的基因表達的調節控制不同;也可能相同的細胞在其發育的各階段中,調節控制的機制不同。在目前的情況,似乎不應該強調基因表達在某一水平的調節控制,而忽略其他的可能性。

關于“細胞分化”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更多醫學百科條目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推薦工具
功能菜單
工具箱